首页 >>

魏忠贤是如何达到权力巅峰的?这是否与皇帝乳母客氏有关?

本文系作者辉辉弹音乐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
朱由校的纵容,造就了客氏的僭妄殊宠,也造就了魏忠贤的飞扬跋扈,一个称为“老祖太太千岁”,一个则称为“老爷千岁千千岁”。大字不识的文盲竟然担任司礼监秉笔太监,在明朝不说绝无也是仅有,不过区区五个而已,即隆庆时的孟冲,万历时的张明天启时的魏忠贤、孙进、王朝辅五人,唯独魏忠贤权力最大。每日通政司送奏章到宫中文书房,由文书房太监拆开阅读,书写摘要。然后送进乾清宫,交付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、秉笔太监李永贞、石元雅、涂文辅,分投互看。凡有紧要处,夹进一寸许白纸条,并用指甲掐一重痕,请示魏忠贤。

魏忠贤与客氏剧照

由李永贞石元雅、涂文辅三人轮流朗诵,王体乾在一旁讲解,魏忠贤听毕,商量处理意见。待到皇帝批阅奏疏时,先由王体乾把处理意见向皇帝报告。魏忠贤不识字,却颇有记性,在一旁插话赞扬附和、植党、徇私之类,或者危言冷语挑激圣怒。朱由校不过亲笔朱批几本而已,大多数由王体乾等依照魏忠贤旨意代批,所以人们称之为“矫诏”或“矫旨”。客氏的生日的排场超过后妃,魏忠贤的生日也非同一般。刘若愚说:“逆贤生于戊辰年正月三十日,自元宵节后,送寿者祝延做法事,事者每早乾清宫西丹墀几满。将至正日,绶带挤击挨摩之声铿然,闻有挤伤衣带腿足者。“

乾清宫

老爷千岁千千岁之声,殷訇若雷。魏忠贤在宫外也有豪华私宅,在客氏私宅附近。客氏私宅在正义街过西蓆市街北,魏忠贤私宅在街南斜对门不远。这两人“满拟后来得请林下,受享富贵,齐眉到老”。凡是司礼监掌印太监、秉笔太监,非奉公事不敢出宫。天启元年、二年,魏忠贤虽外出,还不敢太远。天启四年以后有外廷暗助,羽翼已成宫内又有客氏、 、李永贞、石元雅、涂文辅等人把持,逐渐远至涿州等地,无非假公济私,巧立名色,炫耀权势。凡外出之日,先期十数日广治储侍于停旅之所,赉带赏赐银钱,沿途络绎不绝。小民户外设香案,插杨柳枝野花,焚香跪接。

涿州现代图

冠盖车马缤纷奔赴,若电若雷,尘障天而声动地,有狂奔死者,有挤踏死者。燕京若干大都人马雇赁殆尽,凡达官戏子、蹴踘厨役、打茶牢役、赶马抬扛之人,其数不止数万。每遇逆贤远出,则京中街市寂然空虚,顿异寻常者将数日焉。大约外廷之欲亲炙逆贤,内廷之献谀乞怜者,凡四人轿将数百乘矣。怒马鲜衣束玉,而为之前后追趋,左右拥护者又数千百矣。跑马射响箭,鸣镝之声不绝于耳,鼓乐笙管数十余簇,且行且奏。夏则大车载冰,冬则炭火如山,古今,所罕见也。”这样的架势,岂止是“老爷千岁千千岁”,直追万岁爷,勃勃野心恣意显露,无所顾忌。何以如此嚣张?

燕京

因为他有一个强大无比的阉党。《明史·魏忠贤传》写道:当此之时,内外大权一归魏忠贤。内竖自王体乾等外,又有李朝钦、王朝辅、孙进,王国泰、梁栋等三十余人,为左右拥护。外廷文臣则崔呈秀、田吉、吴淳夫、李夔龙、倪文焕主谋议,号五虎;武臣则田尔耕、许显纯、孙云鹤、杨寰、崔应元主,号五彪’。又有吏部尚书周应秋、太仆寺少卿曹钦程等,号‘十’。又有‘十孩儿’、四十孙’之号。而为(崔)呈秀辈门下者又不可数计。自内阁六部至四方总督巡抚,遍置死党。”这个死党,人数众多,仅从上述文字看,就有太监三十余人。

外廷官员五虎、五彪、十狗、十孩儿、四十孙,加起来有七十人。他们并非等闲之辈,从内廷到外廷,从中央到地方,大权在握,统统拜倒在魏忠贤脚下,所以说“内外大权一归忠贤”。但是这个名单有重大疏漏,仅与《明史·宦官传》比对,太监中就漏掉了李永贞、石元雅、涂文辅、刘若愚。再与《明史·党传》比对,除了五虎崔呈秀、田吉、吴淳夫、李夔龙、倪文焕,十狗中的周应秋、曹钦程,还有内阁辅臣顾秉谦、魏广微、黄立极、施凤来、张瑞图、来宗道、杨景辰。其他还有刘志选、梁梦环、石三畏、王绍徽、霍维华、徐大化、阎鸣泰、贾继春、李鲁生、孙杰卢承钦等。

魏忠贤剧照

还是才子张岱目光犀利,在《石匮书》中专辟一卷“逆党列传”,在二百五十二人之中选取五分之一。他说:“使东林而尽君子也,则魏党真不胜诛矣。余见新朝官籍强半皆东林表表之人,而逆党中之蒙面事仇者,凡屈指可尽也。日蚀中天,狐狸昼啸,人之足以锢党,而党至不足以锢人,盖已明矣。余叙别魏党一传,凡二百五十二人,今仅存其五分之一,盖谓事仇之罪浮于逆党,贤者既已如此,不肖者何足深责哉!贤比暱为奸。又外结沈淮为谋主,逐大臣王纪、满朝荐、刘一燝等,杀内臣王安、王国臣(魏朝)等,心粗胆大,渐及妃嫔,皆(王)体乾力也。”

参考资料

·《石匮书》

·《明史·党传》

文章来源:42岁何琳罕见晒照

标签:扫黑办再审孙小果案,阿里回应二选一,魔兽世界怀旧服,女孩练下腰高位截瘫,琅琊CP重组